collapse

我喊我儿子抓你们”

2017-03-10 13:25

  啪啦一声,守庙人倒地,发出多少声哀嚎,红色的血缓缓流出。一旁的何洪扑了上去,给了守庙人致命一刀。

  钱最后是要到了,可老五说,“我在学校不友人”。

  当着记者的面,她握紧拳头,朝七妹的脑袋狠狠砸去,“就像这样,冤仇!”她痛恨学校讥笑她的人。

  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说,自己已经“受不了那些人的欺侮了”,她见过守庙人不停耻辱家里人,母亲却只低着头不敢辩驳;她见过村里人来数落家人,还要挟“你要敢打我,我喊我儿子抓你们”;她见过上幼儿园的弟弟被老师请求背对黑板一学期也不发书、见过跟本人最密切的老六被独自部署在最后一排、见过班上同窗一见到她就喊“×××来了,快跑,哈哈哈”。

  事实上,何洪在修庙时,曾帮着挑水、砍树,出力,庙里的人曾承诺,他能够去吃饭。“我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咱们。”老五咬着嘴唇说。

  她也曾尽力想要融入学校的群体,可她穿得太脏了。这个青春期的?女曾冲着母亲大发性格,“给我钱,我要请同学吃饭”。

  “不惧怕,我心里只有仇恨。”老五安静地说。

  谁也没留神到,13岁的老五忽然抄起板凳,朝80岁的守庙人砸了从前。